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Part 2

神圣洁教会也必须圣洁

柴玲写给教会关于远志明的第7封信---第二部分

2015 年3月14日---4月15日

 

关于周爱玲对远志明强奸事件举报后的处理

 

就像第一部分里面说的那样,我在2012年去周爱玲服侍的教会敬拜时,我们最初的关系,是很纯洁美好的信徒跟牧师之间的关系。也是神的教会应该做的。周爱玲牧师在刚听到我说远志明强暴我时,同意把我的信转给刘彤牧师,并陪我在离开(加州会场)之前去面对刘彤牧师,在机场、飞机上陪我流泪,甚至决定自己去问远志明,都是一个牧者应该做的,是对的。

 

第一次分歧与和解

 

但是,在20133月,当我刚刚经历过刘彤牧师对我的属灵伤害和继续伤害后,周爱玲牧师允许刘彤牧师按原计划来她的教会访问,那个访问之后,我跟周爱玲牧师的关系开始有了裂痕。我们女童之声有个含怒不可到日落。27不可给魔鬼留地步。(以弗所书4:26-27的行为原则,所以我就去跟周爱玲牧师交流。我跟她说了,她知道刘彤牧师对我的伤害,但是还是决定让他来我敬拜的教会,让我很受伤害,让我觉得我的教会也被玷污了,变成了一个不再安全的地方,让我很难再像以前那样热烈无忧无虑地敬拜了。我还没有完全说出我在心中的猜测,是不是圣灵要我们一同建造更多的教会;刘彤牧师的行为证明他现在的带领是不能给心灵受伤需要医治和得到医治的兄弟姐妹一个公义愈合的教会的,神通过我们的事工很清楚地给了我们医治恢复的呼召和能力(也赛亚书61),我们把这些信徒带到那个教会才不至于让她们再次受伤,如果周爱玲认刘彤做她的属灵权柄的话,那这对她的教会意味著什么——我是否还可以相信她这个教会;她跟我抱怨刘彤只给了她一万美元让她来做他的分堂,我们这里是真心实意地来奉献的,耶稣说的,“21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马太福音6:21,我们不管是奉献了资金,也确实把心和对神圣教会的梦想都交了出去,她怎么会没考虑到刘彤的访问会对我的伤害……我还没有说完话,她就说,哎呀,你怎么这样不饶恕。人人都犯罪……”她这样不但不道歉,反而指责我、给我扣帽子的方式,让我很吃惊,也更受伤害。

 

我先生听了我的讲述后跟周爱玲联络了一下,邀请她来,我们需要进一步地沟通。不久,她跟她的先生来到我家。我先生说,这事很简单。任何一个在刘彤的位置上的真正爱主的牧者,看到两位在主内的兄弟姐妹有不同的意见,为什么不把他们召集起来,让他们有机会对质和解,好让我们同心服侍主。如果远志明强暴了,道个歉,就完了,我们也不准备为难他。如有其她的受害者,因为他的原因像玲一样的没有办法信主,让他去道个歉,认个错,也就行了。我们又不要求更多的,为什么连个调查协调都不肯,这一点是我们不能理解的。这个时候,周爱玲开始说,“……是他说的,她说的,怎么解决……”她说话的口吻,完全像是刘彤的口吻了。

 

我先生想了一下,说,这也很简单,两人都去做测谎嘛。我回头看一下我的先生,冲口而说,“Wow,太棒了,多好的主意。氛从不知所措转到缓和与晴朗。

我的先生又进一步对周爱玲说,刘彤作为一位属灵长者,不但不做该做的事,反而伤害属灵幼者,你是不是觉得可以对他的访问做个暂时的调整,等他改变后再来,你该知道他的访问和你的欢迎对刚刚受到伤害的玲是很伤害的……”

 

这时周爱玲不但没有丝毫歉意,还对我先生的建议做了这不可能的表示。

 

在尴尬中,周爱玲的丈夫插话了,他由衷地对我的先生说,我很感动,看你对我们的姐妹玲这样的支持。给我们做丈夫的起了一个好榜样。她做牙医的丈夫是个不会华丽言辞的人,他的话似乎很诚恳。

 

我们的会谈结束。我们对如何处理远志明性强暴的事似乎有个方案。但是我们感到,周爱玲做为牧师面对摆在眼前的两个选择:是选择不公义的所谓的属灵长辈,来保全她的教会在人前的合法性,还是选择神对教会牧羊人的要求,来顶住不公义的属灵长者的要求,来包扎羊的伤口。我感到周爱玲选择的是:跟随组织上司的要求,牺牲教会的羊。这样的选择对羊的成长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当时连自己也都不清楚。

 

那我该怎么办?周日来了,到哪里去敬拜?属灵权柄一书中说,对于犯罪的属灵权柄,还是要服从。像夏甲回到萨拉那里,继续回去服侍。神会处理的。我在这样的错误的理论指导下,坚持断断续续地回到周爱玲牧师的教会里去。但是灵里的喜乐,已经没有了。

 

20134月后,更多的从别的方面来的属灵迫害对我和事工继续来了,我不得不应对。那是个对神,对信仰,对教会挣扎很深的一个夏天。我们美国教会的年轻牧者在布道中讲到,那里是出去的牌子。你是不是也在想出去离开教会?真的是道出了我的心声。但是我寻找真理了这么多年。世上所有的生活道路,成功目标,在商业,在学业,在家庭,在人权,等等,所有可能成功的目标我都尝试过,也成功过,但是都没有给我带来心底的希望和平安。我们出去,去哪里哪?但是,如果神是真的,为什么教会的牧师,长者,甚至周围的很多信徒,竟然对神爱弱小的心毫无感动?神的存在主权,在地上表现在哪里哪?这些疑问,一时找不到答案。当我徘徊最终做出神哪,但是如果我们不信你,我们还能信什么哪?唯有你有永生的真理的决定时,在八月左右,我又跟周爱玲见面。

 

这次见面的原因,是因为Brian要离开事工,去做传道士。这个转折导致我们对几位牧者发了加入我们女童之声董事会的邀请。周爱玲也在邀请之一。那个会谈,我们没有再谈远志明事件引起的分裂。周爱玲成了第一个决定加入我们董事会的牧者,她对我事工的劝告似乎很中肯。她的行为使我对她的因刘彤的决定给我伤害有些恢复。我们更试着来饶恕,和解。

 

第二次的分歧与和解

 

新的扩大的董事会的成立对我们重建事工团契起了帮助的作用。尤其是,但我的美国教会的资深牧者决定加入我们董事会时,我感到经历了一场属灵的起死回生,那天我在泪中不停地敬拜了几个小时。终于神在地上的属灵权柄也能听到神的呼召,来响应神要他们来帮助神的事工的祷告。神要通过约伯的经历要我学会完完全全地不靠环境影响的敬拜,通过学习戴德生的属灵秘密得到的信心:神的工作,靠神的方式,是一定会成就的。并使我靠着神的承诺:“11因我自己知道我为你们所定的计划,是使你们得平安,而不是遭受灾祸的计划;要赐给你们美好的前程和盼望。这是耶和华的宣告。耶利米书29:11,能够再次重建事工的团契。这一次,不再是凭自己的努力,任何人的帮助,而是完完全全地信靠神。圣灵感动Deb给经文“18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留下七千人,他们全是未曾向巴力屈过膝的,也未曾与巴力亲过嘴的。(列王纪上19:18),说他还预备了7000位同道人。神对因争战疲惫孤独绝望的人的策略是:休息,吃了睡,睡醒再吃,直到我们能够精力充足,再起来争战。实在是让我由衷的感到神的亲切和爱护。看神是如何派天使来照应以利亚的,他也是这样来照顾我们的:“5他躺在那棵罗腾树下,睡着了。忽然有一位天使拍他,说:起来,吃吧!”6他张眼一看,只见头旁有用炭火烤的饼和一瓶水。他就起来吃喝,然后又躺下去。7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回来拍他,说:起来吃吧!因为你要走的路程太远了。”8于是他起来吃喝,靠着那食物的力量,他走了四十昼夜,直走到神的山,就是何烈山。(列王纪上19:5-8

 

20139月底周爱玲在敬拜后要我帮助她找一个教堂来举行赞美之泉的敬拜会。我祷告后请先生帮忙,他很慷慨地把跟哈佛的关系介绍过来,使教会在一个月之内,从没有什么地方敬拜到一个做好的地方去,以最小的费用,进入哈佛以前都不对外开放的教堂里举行敬拜会(这也是神对我们的祷告的回应——有机会再细讲这个故事)。之前Brian和我先生都认为教会应该跟女童之声共同出现,但是周爱玲牧师似乎有许多顾虑,我在祷告中决定只把耶稣的名高举,让阿爸天父在哈佛里被敬拜得到满足。所以我们就没有以女童之声出现。我跟先生也本着接待门徒的热情来接待这些敬拜神的人,在附近的餐馆里为他们接风。甚至在敬拜中也热情地跟着敬拜,但是当我们看到在敬拜的中间,赞美之泉的牧者把当地的华人牧者们都叫到台上来接受祝福时,周爱玲牧师把自己放在牧者们的最中间。这样的举动让我跟先生都是很吃惊。心里有个疑问:这到底是我们是都放下自己,完全摆上,敬拜神吗?初信对教会,对神的热忱在这样的举动下感到很压抑。只好跟神呼求,只要您满足,只要您满足,让哈佛的天开,让您的意愿再次在这里畅行。后的主日,周爱玲牧师在跟很兴奋的会员们说,是神赐给她的场地等等——我并不完全同意她的说法。又说她好愿意做牧师啊,我在下面看了她一眼。她也知道不对,在私下里又赶紧解释了一下。但是,为什么一个人做牧师的喜乐,要建立在信徒的受压迫的感觉上哪?这是我跟神的对话。

 

神是信实的。两个周后的董事会上,20131114日,我们得到了中国开放有条件的两胎化政策的信息。(这是最近在写这封信时才看到的两件事的连接)感谢神!

 

20142月,我新的女童之声的同工开始建立。这次她们很勇敢的愿意去服侍。周爱玲听说后,也说,她祷告后也愿意去。我很感谢。她的带领,祷告,给了我们刚刚上任的同工确实带来了很大的鼓励。她们平安回来。我很感激。她们做了我不能做的事。周爱玲牧师也做了一个牧者和董事该做的事,这又是我跟周爱玲牧师的关系再一次恢复。

 

第三次的分歧,期待有一天会真正和解

 

20144月,她问我说赞美之泉又决定来Boston是否可以请我先生再帮助联络一下哈佛场地。我给她许可自己去联络。当我跟先生说后,我的先生觉得有被利用的感觉,建议周爱玲跟赞美之泉联络,看这次能否跟女童之声合作。她回来说,赞美之泉不愿意跟我们合作。我说,不合作就不合作吧。不勉强。神也只喜悦快乐的送礼者。我的先生觉得这样的敬拜是不对的。建议说,不能只举行唱歌的所谓敬拜,要不然跟世上的歌星没什么区别,成了捧自己的乐队了。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敬拜的同时也支持一下神的公义怜悯的事工。如果有什么原因不肯跟女童之声合作的话,那没关系,至少也应该支持一些类似“World Vision”“Compassion International”之类的事工。我的先生一直在跟周爱玲讲,她也一个劲地说,再祷告看,再祷告看。日子很快过去了。

 

2014418日发表的关于饶恕的公开信提到被性强暴的事,信后引起很大反响。2014年也正好是六四的25周年纪念日。因为我的信主是从20周年纪念日的祷告会开始的,所以我们在哈佛也举行了一个祷告会,为整个中国的得救自由祷告。2009年周封锁带我去那个Bob Fu(傅希秋牧师)组织的六四的祷告会上,封锁和张伯笠为我祷告,让神拣选我的灵魂。6个月后,神把我带进永生。我已组织祷告会的方式来回报他们和神的恩典。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videos/2014-tiananmen-memorial-service-summary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videos/2014-tiananmen-memorial-service-part-i-remembrance-love-and-courage-under-tyranny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videos/2014-tiananmen-memorial-service-part-ii-searching-hope-we-were-lost-now-are-found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videos/2014-tiananmen-memorial-service-part-iii-resurrection-and-freedom-overcoming-evil-good

 

2014624里我跟远志明见面,走马太福音1815-17的第二步,周爱玲说的做的我在第三份信中也有写到。当时整个的感觉就是周爱玲很有些不耐烦,希望这事赶紧结束掉。让我也很有压力。

 

见面会后我又马不停蹄的处理事工中招聘的事,安排妥善,全家去了以色列。第二天,炮弹就过来了。有本书叫四个红月亮Four Blood Moonhttp://www.amazon.com/Four-Blood-Moons-Something-Change/dp/1617952141/ref=sr_1_1?ie=UTF8&qid=1428543309&sr=8-1&keywords=four+blood+moon),预计从2014415日到2015年的415日,不可逆转的事会发生。在离开以色列的机场上,炸弹还是在响。欧洲的新闻不像美国这样封闭,可见整个世界都在动荡之中。

 

在到达威尼斯的第一天晚上,我用小手机写下会议备忘录(在第一封公开信里),发给所有的参与者。直到今天,2015年的48日,还是没有一个人给我回音。

 

夏天将尽回到Boston后,我见美国教会长老,他在最初见了周爱玲后产生的困扰中出来,很坚定地建议我们去测谎。

 

后来的几个礼拜我还是受种种教导的捆绑,尤其是,这是不是对属灵权柄、神的受膏者的挑战这部分有些困扰。我们负责亲密神祷告的新同工开始工作。我的经历写在第一封信中:

 

圣灵让我们看到这个邪恶的教导,那就是假的属灵权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声称:不要碰神的受膏者,否则会受诅咒的。这本来是神对他所有儿女的应许保护,绝对不是用来允许牧师,先知,主教滥用神的名义虐待神的孩子和信徒的。每一个信徒都是神的受膏者。(20你们从那圣者得着膏抹,这是你们都知道的。约翰一书220

 

几位维护远志明的牧师都用神在使用他的理由来说服我不要继续证实真相。并以这件性暴力发生时他还未信主等为他开脱,甚至攻击我为什么胆敢把这件事讲出来等等。但是我深知,我们必须敬畏神,不要敬畏人。我一定要听到神的声音和指导。在我们跟神的祷告中,我感到神对虚伪的极度愤怒,“Enough is enough!”“足够了!我的教会要圣洁!神几乎是在愤怒的呼喊。深深痛恨人滥用他的名,偷窃他的荣耀。神可以让驴子讲话,石头起来敬拜他。他要我们一定要敬畏神,不要把人偶像化当神,不要把神的荣耀当成是人的作为。对人的罪,神要我们在爱中说真心话。不要互相撒谎。

 

祷告最后几乎感觉到耶稣很愤怒的把这本属灵权柄的书撕碎,给我看到一本发光的书——是圣经。说,以后看这本书。

 

神的属灵权柄是什么样的哪,他绝不是像现在的一些教会系统教导的,高高在上,欺压会众,不可一世的样子,真正的属灵权柄是像耶稣一样,来服侍,来给门徒洗脚,来爱的。耶稣跟他的门徒的关系,才是正确的属灵权柄跟会众的关系。

 

这样从圣灵来的清楚的指引给了我极大的解放,人好像从一个梦呓中突然醒了过来一样。我立即就去再找测谎专家。即使有挫折时也不再动摇。

 

进一步地属灵医治和解放使我跟先生不得不面对周爱玲牧师。这次,是关于在哈佛举行赞美之泉敬拜会的事。

 

我先生不断给周爱玲发电邮,说需要谈一下。周爱玲一会儿说她在国外,回来立刻就谈;一会儿又说,她不需要我们来做给赞助者。一拖再拖,敬拜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跟先生在祷告中,觉得很有压抑,但是有说不准是为什么。圣灵带领我们读到以赛亚书58章,这才明了。原来神喜悦的禁食敬拜绝不是把手举起来,唱唱歌,跳跳脚的敬拜,神喜悦的是松开凶恶的锁炼,解开轭上的绳索,使被压迫的获得自由,折断所有的轭的敬拜。我觉得自己去年很单纯的相信帮助赞美之泉搞敬拜就是真正的敬拜。现在恍然大悟,希望这次来的兄弟姐妹们不再像去年一样地被蒙骗了。对周爱玲牧师,赞美之泉的牧者敬拜团的人,如果他们这样的教导敬拜,把人带入歧途,神对教师的审判是更严厉的。如果我们跟赞助有份,那我们就有责任让来的人知道神真正喜悦的敬拜是什么,但是如果真的像周爱玲说的那样我们不是赞助者,那我们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唯一知道真相的是哈佛的这位牧者。

 

直到敬拜会的那天早上,我先生才有机会跟哈佛的牧者见面。牧者证实是因为我们的赞助,她们才有机会来举办跟去年类似的敬拜会。先生问,我们想请教您,我们也很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在公义和怜悯上妥协来敬拜……”生讲了敬拜团不肯提任何公义怜悯事工的情况。哈佛的牧者说,果你我在选哪个人做总统上有分歧,那是可以妥协的。但是在公义和怜悯上,是绝不可以妥协的。因为公义和怜悯是爱的基础,神就是爱,没有公义和怜悯,就没有爱,也就没有对神的敬拜了。他的话让我们许久以来的困扰恍然大悟。

 

因为我们多次试图找周爱玲沟通,她都以种种借口不正面回答,我的先生跟哈佛的牧者决定让哈佛的牧者来做个5分钟的欢迎讲话,把公义怜悯做根基的福音的重要性讲一下。这样我们也就尽了赞助者的份了。他也准备提一下女童之声。

 

我们按计划派同工去了场地。拿了些女童之声帮助中国孩子,母亲的宣传品,免得哈佛牧者的讲完后,如有人感兴趣,我们没有准备好帮助回答他们的问题。也许我们准备得太认真了。

 

晚上630左右,我们的同工说周爱玲牧师为难他们,很不高兴他们为什么在那里。我跟先生接过电话,跟周爱玲沟通。她一个劲地说,很吃惊。我的先生跟她说,已经把所有的安排通过电邮、电子信等形式都发给她了。后来我的先生还是很耐心地跟她继续讲述几个月来试图跟她联络的过程,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周爱玲用这样的方式来糊弄我也许是可以的,但是这样一会儿撒谎说哈佛跟我们没关,一会儿假装糊涂来忽悠我的先生,实在是让人气愤。我接过电话,第一次跟她这样直接说,以前我都对她作为一个属灵牧者十分尊敬:你心里很清楚,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今天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搞这样的活动。我们从去年就一直耐心地等待你能悔改,能主动地加上神的公义的事……”她可能从来没有听到有人敢跟她说她要悔改。一怒之下,她把电话关掉了。

 

我先生在我停车时,先到了哈佛教会的地下室去沟通。先生进一步解释了一年来,一直要求周爱玲跟赞美之泉的人讲需要加上公义怜悯的事工。先生也一再说,你们也不需要很多,只要能在奉献里捐出一点来就可以了。如果不愿意跟女童之声合作没问题,给“world vision” “compassion international”等机构总是可以的吧。但是赞美之泉的负责人一口咬定,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周爱玲一直没有跟他们说。谁说的是真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相信神知道。

 

我的先生很耐心地说,来,我们一起祷告,看神怎么带领。祷告后,先生又问赞美之泉的负责人,听到神的话了吗?有改变主意吗?那人想都不想就说,没有他已经下了决心不跟我们合作,不听我们的建议。

 

哈佛的牧者讲了五分钟的话,看到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他决定不提女童之声,但是坚决地说了我们在这里可以自由地敬拜,不要忘记在中国那些教会被拆毁的兄弟姐妹们受的迫害。讲完后,他私下给我们忠告,说你们是真心寻求公义怜悯的,这些人似乎是。建议我们是该找真正的同盟军的时候了。就像当年的马丁路德金一样,当教会不同行时,他在教会之外另外建起了一个联盟。哈佛牧者说还有很多坚定的基督徒是愿意为公义怜悯摆上的。

 

遗憾的是,当时周爱玲还是我们女童之声的董事。我跟先生和同工走出的时候,心在想,谁是真正的耶稣,是那个天上看不见,摸不着的耶稣,还是这些被拒之门外的危机女婴母亲们?耶稣不是说过,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个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马太福音25:40没有耶稣只有宗教形式的敬拜,是耶稣喜悦的吗?那些在拍卖的唱片,跟当年耶稣在圣殿外推翻的鸽子有什么区别?想想一年前,我也是跟许多在里面的敬拜者一样天真单纯地举手,跟唱,那样地诚心招待,是很后怕,也有被愚弄的感觉。愿神怜悯。

 

一周后,20141114里,我们的英文牧师长老董事建议我跟先生去跟周爱玲沟通,试图和解。我在灵里很受压抑。我知道这个建议是符合圣经原则的步骤,但是凭我以前跟周爱玲的经验,她连对刘彤来访的事都不能说一个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这次会怎么对待我们。在先生跟我去她的教会的路上,我们祷告神。圣灵给我们启示,美的爱中没有恐惧。我们在爱中去了,也希望把爱带给周爱玲,使她回转,认识真正的敬拜应该是什么,更好地带领会众。

 

但是,我们的会谈,几乎变成了她对我们的攻击会。她一个接一个的诽谤向我们抛出来。我虽然做了些思想准备,但当看到我以前尊敬的牧者转眼之间变成了一个街上的xx一样的,我十分震惊。

 

她每出一个诽谤,我们就回应一下事实。她不断地攻击我们,说别人担心去不了中国,你要不要回中国等等。我很奇怪。我因为母亲过世都没法回国一直很伤痛,她为什么要说这些事情,这跟我们要来谈的有什么关系。中间她又说了一句,别人都不知道你柴玲在做什么……”我感到很冤枉,这几年我一直在放下自我,来默默地做被呼召出来的事,别人不知道,你是我的牧者董事,难道你也不知道吗?你不是去中国看到我们救的孩子们吗?我的先生也说,是啊,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每年救的几百个孩子吗?她在事实面前无话可说,突然冲着我来,指着我说,你不可以这样跟我说,我是神的仆人,你是要受诅咒的。我听到后,摇头笑了。圣灵在不久前的祷告中帮助我解除的就是这个捆绑,没想到她还真会用上,如果我没有经历这样的亲密神的医治,一定会被所谓的属灵权柄吓得闭嘴。我说,难道我不是神的仆人吗?同样的逻辑,你不是也要受咀咒的吗?她突然一愣,似乎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我先生看我们都在高声,说,你们都停下。圣灵不在你们身上了。也不在我身上了。我们都冷静下来,来祷告。我们都静下来,我们的会见最终能够结束。我们达成一些共识:我们既然意见不同,那我们就分开。周爱玲不再是我们的董事,我也在远志明的事情没解决之前不再来她的教会敬拜,她不再是我的牧者。至于贷款我们希望她考虑重新再到别处贷款,捐给她建7X24小时的祷告中心的款项还没有建起来,我们希望能转给女童之声给那些贫穷的孩子母亲。我们问她谁是她的长者,她说是刘彤,但是她不希望我们为这件事找刘彤。她首次承认她的教会没有长老监督。

 

我不愿意在圣灵面前有愧疚,就道歉说不该说诅咒的话。我们都是应该讲祝福,不讲诅咒的话。她也同意,说自己是个有脾气的人。我说,这是假的属灵权柄的教导。我们都是神的受膏者。她对这个说法很注意。我的先生给她指出:

 

彼得受责备

 

“11可是,矶法(彼得)到了安提阿的时候,因为他有该责备的地方,我就当面反对他。12从雅各那里来的人还没有到以前,他和外族人一同吃饭;但他们来到了,他因为怕那些守割礼的人,就从外族人中退出来,和他们分开。13其余的犹太人也和他一同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受了影响,跟着他们装假。加拉太书2:11-13。我的先生说,保罗和彼得都是神的大使徒,圣经里清清楚楚地记载着他们是怎样为了真理来对质清楚的。圣经里没有在爱心中说真心话受诅咒的。我们不能让这样错误的属灵权柄继续散布……”周爱玲也说,是呀,如果人有错,可以指导呀等等,但我们看出来,这个教导对她震动很大。不知因为她是个受害者,还是个得益者。

 

她最终告诉了我们赞美之泉不愿意跟我们合作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申请去中国做敬拜会的许可。最终他们能够成行入中国举办敬拜音乐会。难怪她刚开始对我们回不回中国有那么大的攻击。这个事实让我觉得很有被欺骗利用的感觉。既然是这个原因不肯跟我们合作,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来给我们一个机会决定我们是否还愿意继续赞助哪?我还是很被蒙蔽着以为是在敬拜神,什么都要奉献上。

 

哥林多前书12:26“26如果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如果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2014年中国政府对教会迫害的很严重,在这样的时候去中国,是帮助肢体,还是帮助自己哪?这些是他们要在神和教会面前回答的问题。

 

周爱玲最后又说,我还是很佩服你的勇敢。我说,我们必须战胜恐惧,因为胆怯的人是进不了天国的。(“8只是那些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说谎的人,他们的分是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启示218

 

她又说,有时不敢跟你说实话。我很吃惊地说,我们必须在爱中说真心话。要不然我们怎么建立真正的信任和友谊。

 

对于远志明的事,她说她现在不知道该相信谁。我并不怪她,远志明是很会撒谎的。在测谎之前,我并不要求别人一定要相信我。她说,好像感觉到我要用她时,就来她的教会,用完时,就不来了。我说,不是这样的。如果我的牧师都不相信我,那我再来敬拜会感到太受虐待了。她说她也理解。我走的时候还想,如果我可以测谎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也许她会回转过来,我还可以真正平安地再来教会敬拜。

 

虽然这样的冲突是痛苦难堪的,是我们以前一直在经历避免的。但是我感到的真正解除虚假属灵权柄的捆绑的自由实在是美好无比的。那个晚上,当我们从周爱玲那里回来,虽然心里对她说的很多不实和伤害我们的话还是很心痛,但是当在美国教会小组查经班聚会后回到家里,我在灵里跟神一下子连通了——再也不需要在我跟神之间隔一个爱玲或者刘彤之类的属灵权柄了。虽然他们并不是我侍奉华人教会唯一让我感到有属灵虐待的权柄,但是那个晚上,信主后这么久来在教会里受到的属灵里的压迫枷锁全部被打破了。我感觉到跟神的沟通是直接愉快的。这个神是这样的美好,充满圣灵的果子。这个神,我在天安门时就遇到过他的灵。当我们感觉到属灵的果子时:仁爱、喜乐、平安、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时,那才是神的品行。任何压制,谴责,不公,欺骗,偷窃,操纵,仇恨,嫉妒,杀害,破坏等等的品行都是不属于神的。不管这样做的人是用神或教会等的名义做的,那些都不属于神的。真正认识神是多么的美好。在教会里,多少权柄试图给我们加上种种人为的枷锁,今天,终于打开了。

 

 

第二天我们开车去纽约,天开云散,我感到我的灵一直冲到九天去。没有人为枷锁的属灵敬拜,是何等的美好。

 

几天后,我在20141119日很快地做了测谎,证明我说的是真的。下面发生的事情,在第6封信中提到过:

 

20141124日,我把测谎的结果在电邮里告诉了远志明,周爱玲,云牧师。告诉远志明因为他还在继续撒谎,我只好把他交给教会。他们始终没有给我回音;

 

我在20141126日给周爱玲发了一个很长的电邮,把我们会谈做了个总结。要求她对我们的不实指控纠正,她至今没回信;我要求她把我的五万美金来建7X24小时祷告中心的钱转给女童之声,来给中国的穷苦妇女,周爱玲始终不回答;专款另用,是不合法的;她没回信。见附录I.

 

20141130日时,我现在知道,周爱玲去找了第三者,解说自己跟赞美之泉的决定无关。不跟有冲突的人直接面对就去找第三者,这是不符合马太福音523的原则的。是不健康的解决冲突的方式。

 

20141126日,回到家里,看到先生写了对待性强暴的正确态度一文,看到是神的肯定,让我们公开这个事件;

 

20141129日我的第一份信: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你愿意吗?在我们的电邮圈里发出;除远志明以外的有不良行为的牧师们的名字没有报上。希望他们会忏悔改变。周爱玲收到电邮。一直没有回音;

 

2014124日,收到周爱玲教会的信,拒不归还我们基金会的贷款。这是合法的,但不符合圣经教导和贷款时的信任精神的;

 

20141219日曹长青来电邮询问他们网站可否转载我们女童之声上的我的公开信。我祷告后,于23日同意他们网站发布,并把刘彤,周爱玲,徐志秋(误以为徐永海)的真名字都复原。决定不再为他们各自的行为遮盖;

 

2015112日晚,13日徐志秋周爱玲各自发表会议备忘录,我再受羞辱,诽谤,非议;徐周没经受害者同意、过目和校正的发表,不但违反圣经原则,也违了两条法律:牧师和信徒之间的隐私权,和受害者的隐私权;但是网上的非议和传播,直到今天,还在伤害我的声誉和家人;我对周爱玲女士选择这样的方式似乎是来趁火打劫,趁机报复,深感痛心,基督徒不该这样做,牧师更不该这样做;

 

2015114日,刘彤牧师给小组长的讲话发表到网上;对我再次不公;

 

2015118日,在我发表对周的回应前,虽然网上一片混乱。但是我感觉还是要按照神的话语来行事。下面是我试图以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跟周爱玲私下沟通的电邮:

 

周爱玲女士,

 

我们在上次的冲突还在解决中,一直没有收到您给我的信的回音。我一直在把跟远志明这件事的发展给你copy传上的,但一直没收到您的回音。

 

上周二(1/13/2015)在网上先看到您的会议记录,我很震惊,也很受伤害。

 

现在我有些基本的问题,希望您能给我尽快的回答:

 

#您的这份记录是什么时候写的?

 

#写完后为什么不给当事人的我看一下就发表?是否需要按照马太福音1815-17来处理,即是会议记录时候要给作为当事人的我一个机会来澄清一些这个记录中不对的事实,以免引起一些因为事实不对的伤害和混乱?

 

#您为什么对远志明都没有能证实的版本发表于众?

 

# “虽然他们二人对于此事各执一词,但是至终他们都同意承认犯了淫乱的罪,得罪神,得罪对方及自己的配偶,依照约翰一书1:9的经文,并为此认罪,这是完全不对的。您是否记错。是否愿意纠正?

 

# “并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这是完全不对的。是否愿意纠正?

 

请您尽快给我一个答复。愿耶稣的意愿成就。

 

谢谢您,

柴玲

 

2015123日,在周爱玲选择不回应的情况下,我发表了第3封信:如果没有上帝,我们就没有希望。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news/%E5%A6%82%E6%9E%9C%E6%B2%A1%E6%9C%89%E4%B8%8A%E5%B8%9D%EF%BC%8C%E6%88%91%E4%BB%AC%E5%B0%B1%E6%B2%A1%E6%9C%89%E5%B8%8C%E6%9C%9B%EF%BC%81

 

2015128日到34日,我以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跟周爱玲沟通,没有回应。见附录II.

 

201536日到316日,徐志秋建议我们请18位牧者来决断这件事。18位牧者来处决,但是周爱玲选择不回应的方式。见附录III.

 

那现在,我只好按照马太福音1815-17的步骤把周爱玲的作为交给教会。我希望周爱玲女士能够做下面几点:

 

#真正认识到属灵虐待的危害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f4c0070102dzq2.html,无论对自己,对信徒,对教会。不要在教会里树立不能接受批评问责的绝对个人权威;真正属灵健康的教会是有团契合作的,彼此相爱,在爱中说诚实话,彼此问责(hold each other accountable:“11他所赐的,有作使徒的,有作先知的,有作传福音的,也有作牧养和教导的,12为的是要装备圣徒,去承担圣工,建立基督的身体;13直到我们众人对神的儿子都有一致的信仰和认识,可以长大成人,达到基督丰盛长成的身量;14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骗人的手段,给异教之风摇撼,飘来飘去,15却要在爱中过诚实的生活,在各方面长进,达到基督的身量。他是教会的头,16全身靠着他,借着每一个关节的支持,照着每部分的功用,配合联系起来,使身体渐渐长大,在爱中建立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建造教会,合一。以弗所书4:11-16

 

#尊重神和信徒对资金奉献的意愿和用途。周爱玲募捐最有力的声明是她从来不担心资金的来源。如果真是怎样的话,就请兑现:把我们要建祷告中心的资金给回女童之声。(我并没有要求她退回我们几年来在敬拜时给的奉献——“18因为经上说:牛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嘴。又说:作工的配得工价。提摩太前书5:18);

 

#不要继续毁谤人,能对自己说出的不实的话道歉,收回,包括她在2015113日发表的会议记录;

 

#在爱中过诚实的生活:不要对赞美之泉是一套话,对我们是一套话,对刘彤是一套话,对我们的董事牧者又是一套话,对我们说很多诽谤的话,又说这是别人说的;

 

#在对远志明的事情的处理上,周爱玲女士选择去相信谁是她个人的自由。但是应该对受害者公平一些,让人家知道您的位置角色,不要一会儿分享自己受害的经历,得到受害者的信任,一会儿又做出比她自己受的虐待更虐待受害者的事。如果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那现在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都有两个选择:我们可以成为跟伤害我们一样的施暴者(这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我们也可以选择成为在耶稣中的得胜者来给更多的受害者带来祝福;

 

#被立为牧者,是个很神圣的职责。只有周爱玲和神知道她为什么在我邀请她按马太福音1815-17做一个证人时,非要把自己叫成一个仲裁牧师,而且在几乎6月后才抛出一个所谓的回忆备忘录。这样的做法,是严重伤害一个牧羊人跟羊之间的信任的。这样的继续牧会,是对所有来教会的弱势(vulnerable)信徒很危险的。愿神保守您们双方;

 

#我对周爱玲所做的所有一切,都在耶稣面前不断地饶恕。跟周爱玲女士的分歧,也是我对华人教会可以成为如何在神的爱中,成为圣洁,公义,充满属灵大能和力量的教会的梦想的破裂。我也实在很难过。希望有一天,神会使我们有真正的和解。

 

我选择跟教会分享,知道这可能不符合中国文化,但却合乎基督文化的方式。也会有些人更恶意攻击。但是我相信神的话语,也只有依靠遵守圣经原则“15要在爱中过诚实的生活,使我们,使教会,在各方面长进,达到基督的身量。达到真正的成熟,合一。愿耶稣成就他自己开始的工作。阿门!

 

 

Appendix I, Appendix II, Appendix III, Appendix IV







More News

IMAGES: China Aid Association

 

BIJIE CITY, Guizhou, China -- According to a report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forced abortion victim Li Fengfei is recovering after a brutal forced abortion left her in critical condition in July (see original All Girls Allowed report on this case below or at this link).  More details have emerged about...

 

This morning, the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left his safe haven at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US officials immediately launched an effort to paint his departure as a mutually beneficial, fully voluntary event—but Chen’s friends and fellow activists suggest otherwise and believe he is now in grave danger.

 

Today Chen told these activists that he only left the embassy after American officials told him that his wife and children would be in danger if he remained there any longer.

 

Chai Ling, the former Tiananmen leader and founder of All Girls...

 

All Girls Allowed founder and 2-time Nobel Peace Prize Nominee thanks “Bravest Star in Hollywood” for his dangerous mission

Actor Christian Bale’s mission to visit Chinese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ended before the two could meet, but the attempt was certainly not in vain, says former Tiananmen Square leader Chai Ling.

 

The scuffle between Bale and the security forces guarding Chen’s home has brought attention to the blind activist’s 15-month house arrest and the need for more global personalities to rise up and stand for freedom in...